史玉柱,安徽怀远人。从巨人汉卡到巨人大厦,从脑白金到黄金搭档再到《征途》,史玉柱是当今最具争议和传奇色彩的创业者之一。

    01你给人的印象似乎已成了金刚式的人物,坚不可摧。是这样的吗?

    金刚是法的守护者。金刚的力量不是肌肉发达,而是信念、虔诚。人的一生能实现的事情不多,可以做的选择也很少,我努力去做过,现在依旧努力,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02你觉得哪一点是别人学不来的,哪一点是最可以从你这学到的?

    谁都无法完全复制另外一个人。同时,我们又都是学习历史、他人的产物。我比较简单、专一,同样的事情,我比别人投入更多,日积月累,可能稍稍知道多一点。

    03生活中你脾气大么?

    近几年我基本脱离了管理第一线,所以也少有机会发火。很多人也说,我现在的脾气比以前要好很多。有些下属怕我,不是因我脾气,是因他们工作经不起我的挑剔。

    04为何你不用职业经理人?

    内部产生干部是较稳妥的模式,是用自己的眼睛可以观察到的。但我们也不绝对排斥空降。

    05退出研发一线,不想让产品打上太多个人的烙印。可是在苹果,乔布斯就是苹果的神。你不想这样吗?

    只要是创意产业,就不可能由一个人包打天下。我退出来,并不意味着从此就不闻不问了,事实上现在我就带了一个开发团队,在制作一款我理想中的游戏。说乔布斯是苹果的神,也不是说乔布斯介入每个新产品的研发,我想,所谓神,更多是精神层面的含义。

    06你的营销模式影响了很多人,也引起过巨大争议。现在在互联网,你还能作出怎样的“贡献”?

    我不同意我是靠营销成功的说法。这无法解释我有的产品成功,有的不成功。我始终认为产品是根基,营销好,是锦上添花。我同意我重视用户感受的说法。自由竞争环境下,企业没有任何特权,它必须生产出消费者愿意自由交换的产品。“贡献”是难定义的概念,我倾向于认为,我们对创新、变化的执着,对行业是有价值的。

       07为何要重返珠海?是否心有不甘,一定要在跌倒的地方站起来?

    珠海方面一直与我有联系,希望我在合适的时候回来。我是犹豫过,毕竟在那失败过。但回归也符合巨人网络研发战略。南方布局一直是我们全国计划之一。所以重返可以说是两厢情愿。

    08你觉得自己向社会输出了什么有益的价值观吗?

    我尽了一个做企业人的本分。对股东、员工及社会负责,依法经营、按章纳税。放弃公务员身份,借钱出来创业;珠海期间被政府树为“科技人才”;珠海失败后,靠自己再次站起来,把债还了;进入一个新行业后,执着于产品和商业模式的创新。以上大致是我的轨迹。努力过、失败过、拼过。马克思说,在那里,每个人的自由发展,是全社会自由发展的必要条件。我感谢这个时代提供的,可凭个人努力去发展的相对自由空间。

    09在你眼里,你企业界的朋友马云、郭广昌、牛根生这些人有何共同点?

    他们都不是神,都是有血有肉,和你我一样的人。努力、勤奋、执着,在机遇和风险面前,敢下赌注,这些都是共性。大家容易看到风光的一面,事实上背后都有难以为人道的付出。这些,也是共性。

    10你有多少件运动服?你真的没有其它衣服么?一件都没有?

    实际上1997年之前的我,上下班都穿着西服。后来巨人最困难的时候,整个人突然特别放松,也很少外出。从那儿以后我都穿运动服。我穿衣服不费钱,都是我母亲帮我买的。